片段/1

原来落水是这种感觉...
       耳朵模糊模糊的灌水声,四处的声响就像那个午后自己呆呆的听着劣质耳机传出的漏音…
    水压越来越大了,高长恭难受地眯起眼,漾开的水纹,一圈又一圈…
   张开嘴,是一连串泛白的泡沫,上升.上升
   刚刚是要叫谁的名字?
   要叫谁的名字?
   能…叫谁呢?

   “铠”…吗?

评论